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男友失踪后,我崩坏了惊悚游戏在线阅读 - 第76章 午夜密室逃脱(5)

第76章 午夜密室逃脱(5)

        纯情少男打量着地上的那个红色皮球,心里想着这只是一个皮球而已,而且那个诡怪走的时候还没有带走它,应该就说明这个皮球对于诡怪来说不怎么重要吧?既然不怎么重要,那自己就拿走这一样东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他的大脑里此刻正在飞速运转,从自己在论坛里学到的教程和指南上分析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最终欲望战胜了他害怕的心理,让他脱离了大部队,走到了红色皮球的前面。

        纯情少男转过头看了眼其他玩家,在看到他们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离开后,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偷偷摸摸地弯下腰想要把地上的皮球给捡起来。

        可就在他的手碰到皮球的那一瞬间,他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就好像被时间定格了般,无论自己的大脑怎么向身体的其他部位传达指令,也得不到任何的反馈。

        冷汗随着他的脸颊滑落,他想要发出声音求救,却连出声的能力都做不到。

        明明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却好像是度过了很长的时间,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皮球通过他的手心在快速地吸吮着他身体内的血液。

        不到一会,纯情少男就被吸成了一张人皮,可皮球却仍觉得不满足,直接将人皮也吸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小院里只能看到红色的皮球安静地躺在原地,只是它上面的颜色比之前鲜艳了很多。

        “少了一个人。”红烟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立马出声说道。

        叫我大哥在玩家里是身高最高的,他凭借自己的身高扫视了一眼,发现纯情少男不见了,而且还找不到他的身影。

        在惊悚游戏里,一旦你脱离大部队失踪了,就十有八九是出事了,还有一二就是运气好,没真的出事。

        简瑶一眼就注意到了地上皮球的颜色,似乎和她记忆里的颜色不一样了,但她并不确定,于是有些犹豫地问道:“那个皮球的颜色……是不是变了?”

        她记得之前的颜色没有现在的那么鲜艳,就好像是新鲜淋上去的鲜血般。

        “对,之前的颜色没有那么鲜艳。”叫我大哥皱紧了眉头,站在距离皮球的几步之外,不敢上手直接触碰到这个皮球,因为这个皮球的攻击条件就极有可能是接触到人类的皮肤。

        简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此刻庆幸自己穿着的是底比较高的运动鞋配上长袜长裤,没有露出脚踝,否则那个皮球在撞到她脚后跟的那一瞬间,她就gg了。

        “看来确实是这个球有问题,我们别碰它就行了。”叫我大哥用墙边的木棍把它扫到了最远的角落里。

        可皮球就像是突然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蹦一跳地朝着他们跳过来,而且一次跳得比一次高,似乎是要砸到他们脸上才罢休。

        叫我大哥眼疾手快地关上了主卧的门,才没有让皮球砸到自己脸上,可主卧的门上传来一阵阵球体重重砸到门上的声音,也不知道这扇门能够撑多久。

        现在时间紧迫,他们必须尽快找到线索,然后离开这里。

        双人床的一边还有一条沉重且粗壮的锁链,能够看到上面满是黑褐色的血迹。

        而且桌子上的杯子里也满是污渍,看样子是很久没有人用过了,也就是说这件主卧是长期没有人住的。

        简瑶又低头查看床底,因为床底一般都会藏有一些线索,果不其然在床板下面找到了一个带有密码锁的木箱。

        “密码是什么呢?目前来说,密码锁上的是英文字母,也就是说和名字的拼音有关?”众人围在木箱旁讨论道。

        简瑶看着木箱上挂着的大号密码锁,突然说道:“我们现在不是真的在玩密室逃脱吧?是在逃命吧?那我们为什么要按照密室逃脱的规矩来,我觉得咱们可以直接暴力破解。”

        【就爱乐子人:未曾设想的道路打开了】

        【就爱瞎哔哔:咱就是说,咱们主播的歪点子还挺多啊】

        简瑶顶着其他玩家有点震惊的眼神,从系统背包里掏出了雷霆剑。

        剑身散发着锋利的寒光,简瑶拿着剑柄的手没有一丝颤抖,语气就好像是在哄小孩一样轻柔:“放心,我手很稳。”

        锁头被削铁如泥的雷霆剑直接切断了,密码锁的尸体直接掉到了地面上,木箱这下是可以被打开了。

        木箱被打开后,露出了里面的一堆碎纸片和几张游戏专用的虚假证件。

        身份卡片上的照片正是婚纱照上的那个女人,上面显示卡片主人的名字正是陈萍,也就是说“玩家”他们的多年好友陈萍就是婚纱照上的那个女人,并且她也确确实实是住在这里,那么之前的男人说这里没有这个人就是一个谎话。

        木箱里还有一张结婚证,正是陈萍和婚纱照上的那个男人的结婚证,结婚证上显示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叫做“王狗蛋”。

        不过结婚证看起来像是男方家里自己弄的,上面有好几个字都写错了。

        木箱里的碎纸片都是好几张照片的碎片,简瑶等人费力地拼了几张,发现都是陈萍学生时代的照片,学生时代的她穿着校服,看起来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对着镜头笑得格外开心,和婚纱照上的样子判若两人。

        一个是向阳而开的美好少女,一个是死气沉沉的绝望少妇,明明长相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可脸上的表情和给人的感觉都变了,让人很好奇她在这段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这些碎纸片的底下,还放着几张泛黄了的纸张,上面还能依稀看到一些水渍,看样子是眼泪滴落在纸张上留下的痕迹。

        有些纸张上写的是陈萍的日记,有的纸张是她想要寄出去却没能寄出去的信纸。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成绩单,上面印着陈萍升学考的分数,并不太理想,基本上不了什么好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