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拿下美强惨反派的 100 种方式在线阅读 - 第314章 被换亲的秀才4

第314章 被换亲的秀才4

        也不知到底等了多久,傅佑安只听得房间门被再次推开,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一双鞋便停在他面前。

        头上的喜帕被挑开,瞬间光明重现。

        傅佑安下意识的抬眸,便被眼前人的容貌惊得晃了神。

        她穿着大红的衣裳,衬得肌肤愈发白皙,微有些狭长的眉眼中带着些惑人媚态,唇不沾脂而殷红,正浅浅笑着,似画中仙人站在他面前一样。

        “夫郎对妻主这张脸,可还满意?”

        沈娇在傅佑安略有些涣散的眼眸前轻晃了晃手指,心里也不免惊叹一声。

        难怪那傅清辉要妒忌这张脸。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眉眼柔和中又带着些线条美。

        就这张脸放现代,是要上保险的。

        “满、满意。”

        傅佑安轻声应着,羞的眼睛都没好意思看沈娇。

        沈娇偏还要轻挑起他下颌,笑吟吟的盯着他,“皎若明月舒其光,夫郎,甚得我心啊~”

        傅佑安此时脸已经不只是红了,甚至都已经开始发烫了。

        “妻、妻主。”

        他怎么都没想到,妻主竟然会这么夸他。

        到此时,傅佑安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他这位妻主,本性或许、可能、大概有那么一点点爱捉弄人。

        “嗯。”

        沈娇轻应一声,牵着傅佑安到梳妆镜前,伸手轻抚过他头上那一支熟悉的玉簪,“这簪子,和夫郎很是相配。”

        她替傅佑安拆下头饰,梳着他一头柔顺的长发,替他卸了满脸妆容,轻声道:“今日辛苦夫郎了。”

        “不辛苦。”

        “先吃饭,今日早些安置。”

        提及此事,傅佑安原本逐渐平静的心情又有些控制不住,许是想到昨日晚上傅父塞给他,让他仔细研读的画本,眼睛都不敢抬了。

        他心里既觉得害羞、难为情,又隐隐带着些期待。

        可等真的躺上了床,沈娇却只是抱着他,什么也不做,他便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他总不能主动找妻主求欢吧?

        他还要脸呢!

        “平日在家都做什么?”

        瞧着他忽青忽白的脸色,沈娇哪能猜不到是因为什么,故而另提起了一桩事。

        “平日在家……跟爹学得几个字,学了些规矩,闲暇便做做绣活,也能做些吃食。”

        傅佑安垂眸应着。

        府里下人克扣例银,他偶尔也跟着爹从后门偷摸出去卖点绣帕香囊之类的,换点铜板用。

        这样才把日子维持下去。

        沈娇抬手揉了揉他脑袋,“在傅家日子不好过吧?”

        “……还行。”

        总归是活得下去。

        沈娇轻笑了声,“会管家吗?”

        傅佑安迟疑了会儿,轻咬着唇微微摇头,“不太会,嫡父曾说,这不是庶子该学的,我……我跟着爹学了一点,并不太熟。”

        商人家的庶子,一般都是送出去联姻的。

        而商人由于地位不高,庶子地位更低,若是嫁给寻常百姓也就罢了,若是联姻,便不够格当人家正夫郎,只能当小侍。

        小侍,只需要伺候好妻主,哪里用得着学什么管家呢?

        所以傅佑安觉得,他运气实在是不错。

        虽说这桩婚事是捡的嫡兄不要的,但……但好歹也是正经夫郎,何况妻主……也挺好。

        实在没什么可挑剔的了。

        他只是担心,他不会管家的话,妻主会不会觉得他有点没用。

        “无妨。”

        沈娇轻拍了拍他肩背,“回头我教你便是。”

        闲聊几句之后,眼看外面天色已晚,沈娇便扯了扯被子道:“睡吧。”

        傅佑安嘴微微张开,随即又紧抿着,良久才很低的应了声,“嗯。”

        声音里,还带着些显而易见的委屈。

        沈娇闭着眼将人拉到自己怀里,一手搂在他腰腹上,“才十四,太小了,还得再养两年。乖一点,妻主也是为了你身体好。”

        十四岁,还只是个孩子呢!

        她要真下了手,那不得成畜生了。

        更何况,她自己也才十六,这么大点儿年纪能干嘛。

        这也就是在古代,搁现代,牢底都得坐穿!

        傅佑安闻言心里稍安,一手轻拽着沈娇的衣服,有些羞涩的说,“那听妻主的。”

        真乖啊~

        沈娇不由得感慨一句。

        这个世界,她真是太可了!

        房间里烛火微微跳跃着,两人相拥而眠,交叠在一起的呼吸声逐渐同频,直到外面天光亮起。

        傅佑安难得睡了个安稳觉。

        醒来看着红彤彤的喜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为她人夫了,看着进门来的小厮,他问道:“妻主呢?”

        “想我了?”

        沈娇走进门来,看着傅佑安有一点点不自在的样子,便不由得笑了声,“夫郎昨日睡得可好?”

        “嗯……好。”

        傅佑安一边应着,一边迅速给自己换好衣服。

        先随着沈娇一并去祠堂拜见过父母牌位后,才去用早膳,闲暇无事,沈娇便教着傅佑安认字。

        “会不会耽误妻主读书?”

        傅佑安有些担忧的问,毕竟乡试在即,别的学子都把自己关在家里研读复习,他这妻主,还有闲心情来教导他。

        看着委实是懒散了些。

        沈娇轻弹了下他脑门,捂住他的手带着他写字,一边慢悠悠道:“不会,旁人不过是临时抱佛脚,你妻主我用不着。”

        他的妻主……好有自信。

        傅佑安无奈的勾了勾唇,“我相信妻主。”

        “不若夫郎与我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若我没考中,我便带夫郎去逛集会,若我考中,夫郎便……”

        沈娇说着,弯腰俯身在他耳边低声呢喃,“夫郎便乖乖的主动吻我可好?”

        傅佑安听得眼眸微微瞪大,“妻主!”

        妻主怎这般不正经~

        他眼眸似带着些羞恼,轻瞪了下沈娇,“哪有妻主这样的。”

        “那你应是不应?”

        傅佑安又瞄沈娇一眼,才微不可查的轻点了下头,“那若我赢,妻主要帮我赢一个兔子灯回来。”

        “好~”

        沈娇语气很是宠溺的应着。

        这才嫁进来两日,她也才纵容了两日,傅佑安就敢跟她提要求了,看来养夫郎这事,她做得很成功!

        两人说话间,一滴墨顺着笔尖落在纸上。

        沈娇提笔轻勾两下,一朵花便跃然纸上,“送给夫郎,万望~夫郎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