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医道为王在线阅读 - 第242章房事受寒

第242章房事受寒

        陈阳目光灼灼地看着患者,追问道:“回答我,到底是不是!”

        “额……”患者涨红了脸:“额……没有啊。”

        此时,清秀女子却是受不了,她道:“都这样了,你还瞒着什么呀!没错,他就是……就是您说的这样。”

        患者尴尬地扭过头,把脑袋埋在了枕头里面,脸臊的通红。

        陈阳微微颔首,心中的猜测得到了一部分证实,道:“那他得病之前到底干了什么,突然起病,必然有因,你不把病因说出来,我很难治疗。”

        说到这里,清秀女子满脸娇羞的低下了头。

        患者自己更是把头埋在枕头里面还不算,还把杯子给揪了上来,把整个脑袋都给盖住了,人都不见了。

        “额……”清秀女子很犹豫,脸上明显浮现尴尬之色。

        这时,苏玥出声劝道:“治病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讳疾忌医,你不跟医生说实话,医生是很容易误诊的,到时候病也是治不好的,受苦的还是你们,你也不想看他就这样疼下去吧?”

        女的在听了这话之后,脸上的挣扎之色更加强烈了。

        苏玥又道:“我看你应该不是急性阑尾炎,这要是被送到医院去,保不齐还得平白无故挨上一刀呢。你们不说实话,就很可能继续误诊,这样下去,他身体只会越来越差。”

        清秀女子没办法,叹出了一口气,说:“好吧好吧,我说,就前天晚上我们过点夫妻生活,搞得挺晚的……”

        苏玥听到这里,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男子,意味深长地一笑,脸唰的通红了。

        清秀女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鼓起勇气说道:“当时可能比较激烈吧,他就出了一身汗,浑身大汗的那种,就说很热嘛。”

        “然后就开窗户啊,还有门啊,都打开了。我们那边很通透的,前后都打开风还挺大。然后他就……就光着膀子睡到了天亮,然后醒来之后,就说肚子疼了。”

        陈阳点点头,全明白了。

        苏玥在听了女的的描述之后,她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清秀女的子还是挺尴尬,然后看一眼闷在床上的病人,这家伙动都不会动了。

        “咳咳”苏玥咳嗽了几下,安慰道:“没事的,夫妻生活这种时期非常正常的,完全不用不好意思,不用尴尬的。”

        陈阳说:“病人是房劳而大汗出,晚上又开窗被对流的冷风所吹。房室夺精,但是休养之后会很快恢复的。”

        “可他偏偏在那个时候打开窗户,受夜间冷风吹袭。又是在他大汗出,皮肤腠理大开的时候。”

        “外邪就是趁着这个夺精之暂虚的时候,侵袭人体,由太阳之表内陷,也有可能是从足少阴之窍,也就是前阴,而深入。”

        “所以他一来就是高热而寒战的表寒证,然后又见少腹急痛,因茎内抽的少阴里寒证。因为足太阳膀胱经和足少阴肾经互为表里,其气相通。伤寒两感,也就是太阳和少阴表里同病了。”

        这时,陈阳看向苏玥说道:“记住,这个病的诊断要点有三个,第一个是非常类似寒凝肝脉的少腹急痛,但是这个病能见恶寒发热的表证,可以跟寒滞肝脉进行鉴别。”

        “第二,这个病又特殊的因茎内抽症状。第三,具备了房事汗出而受风的特殊起因。综合鉴别,当以为记。”

        陈阳继续说道:“没错,因为病人隐瞒了自己的病情,所以导致了接连几次误诊,先前就用了大剂量的消炎药物,这都是寒凉之物。”

        “而后患者又自行吃了消炎药,导致患者表寒全然内陷。少阴之寒传至厥阴了,但是问题不大。”

        陈阳说:“苏医生,跟我去开方子。”

        苏玥点了点头,柔声道:“好。”

        来到诊厅,陈阳想了一想,说:“既然少阴之寒传到了厥阴,所以要先用附子温少阴。然后以吴茱萸和乌药暖肝肾。此时,是不可用麻黄解太阳之表寒。”

        “患者的舌根苔白腻,中心部微黄,患者素来身体蕴有湿气,尤其经过苦寒失治,恐生下利之变,所以加薏米和炮姜治未病。”

        “再用川楝,在止痛之中寓以清肝。因其舌中心微黄,似有寒极化热之变,属治已病防未病之用。”

        “方子,五味药即可……”陈阳把具体配伍告诉了苏玥。

        苏月点了点头说:“治这种变证,很麻烦吧。”

        陈阳说:“还好,伤寒论有一半的篇幅都在讲误治之后怎么补救,医生辨证本就不易,很多时候也是需要用药试一试才知道病因,更何况病人隐藏信息,我们就更难了。”

        苏玥抬起头,俏皮的问:“你还有不会的?”

        陈阳笑了笑说:“当然,我又不是神仙。”

        而后,陈阳又道:“一会再给他扎几针,在我学医之初,师父就跟我说,针刺之法,救急最快。您苦学针灸,难道不想治疗危急重症吗?难道不想在最危险最紧迫的时间内把病人抢救过来?”

        苏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拿着方子去了治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