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医道为王在线阅读 - 第212脸都被你丢尽了

第212脸都被你丢尽了

        “是啊,你的年纪不小了,你可得保重身体啊。”

        “就是,不就是一套金针吗?别看的这么重……”

        几位考官纷纷上前来劝说吴旭要看开一点,但是他们无论怎么劝,他就是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一句话也不说。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副针吗?大不了我不要了还不行吗?”陈阳有些无语的说。这吴旭的心胸也真是可以啊,不就是一幅好点的金针嘛,硬是能把他心疼成这样。

        他那狗屁的金针,说句真心话,他还真不稀罕。刚才要不是赌那口气,他也不张口和他赌金针。

        “真的?你真的不要了吗?”吴旭瞬间回过神来,他急急的向陈阳问道。

        “不要了,无非就是一套金针,对我来说无所谓,起来回去吧。”

        陈阳有些无语的挥挥手说。

        “你不许反悔。”吴旭大喜,他猛的从地上跃了起来,看起来精神极好。

        “好你个吴旭啊,敢情你刚才是装的啊。”

        王奕翔看见吴旭像个没事的人一样了,气得脸色铁青。

        他感觉吴旭把中医协会的脸都给丢尽了,一个副会长说出去的话不算话也就算了,还特么躺在地上装死,连老脸都不要了吗?

        早年吴旭就是安海市的杏林高手了,为了一幅金针,他宁愿不顾形像的躺在地上装死?这种人的人品也真是烂到家了,拜托,你不要脸,中医协会还要脸呢。

        “我……我……”吴旭的老脸一红,他讪讪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他刚才躺在地上并不是装的,他是真的气急攻心了。

        可是他坐起来以后那副痴症的样子,却是十足的装出来的,他心疼他的金针。

        “不用解释了,你回去抱着你的针开诊所去吧,从此以后中医协会没有你这号人了,我们将会在安海市中医界发出通告书。”

        王亦翔怒喝道。

        “老王,你,你可不能这么对我……”吴旭傻眼了,他没有想到王奕翔竟然生这么大的气。

        “我怎么对你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还配称中医吗?你还配当做一个杏林高手吗?当着考生的面,脸都被你丢尽了,真是耻于与你这种人为伍。”

        王奕翔越说越气,不再理会吴旭。走到主席台与几位考官商量后,就默默的地回到了主席台第二排就坐。

        大约五六分钟后,主考官顾森全看向陈阳,欣喜的说道:“陈阳,恭喜你通过这次的中医师资格证的考试,证件随后会发给你。另外几位年轻人也着实不错,苏子叶和吴风,也都通过了这次医师资格证的考试。”

        然后他顿了一下又道:“张扬李庆学,你们两个的火候有些欠佳,但是稍加磨练,以后你们的成就也必定不凡,就给你们一个助理的资格。”

        “谢谢,谢谢各位考官。”那两名学生连忙点头,他们觉得只要通过这次实践考试,已经很不错了。

        顾森全念名单后,又道:“好,接下来该第二队了……”

        第一队的中医师资格证的考试结束,陈阳和苏子叶一起向外走去。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苏子叶。”走出门口,苏子叶盯着陈阳,率先伸出了纤细的玉手。

        “我叫陈阳,济世堂的医生。苏小姐,您是中医世家?”

        陈阳握住她的小手,感觉软绵绵的,手感很舒服。

        “是的,明朝崇祯时期,我苏家祖先就行医了。“明心医馆”就是我家开的,有时间我会找你请教的。”

        苏子叶盯着陈阳俊郎的脸庞,柔声说道。

        “苏小姐客气了,请教不敢当,小病小灾的倒还可以。”

        陈阳微微一笑谦虚的道。

        “别谦虚了,你的水平我心里有数,我想安海界恐怕没有人的医术能及得上你了。我自认我的资质不错,在医学方面不输于同龄人,我也很努力,可我连你一半的水平都没有。可话说你这么年轻,你这一身医术是怎么学来的?”

        苏子叶不解的问。

        “没你想的那么厉害。”陈阳微微一笑,又道:“你现在所缺的,就是一门高深的针法。如果你学得一套针法,我想你医术一定会有大幅度的提升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苏子叶竟然有了一种依依惜别的感觉,如果不是接到一个电话,她也许还会与陈阳多聊几句。

        苏子叶接着电话就下了台阶,陈阳看着她的倩影,发现她身材比例很好,丰满不失苗条。

        就在这时,顾森全走了出来看见陈阳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子叶,浅浅一笑说:“阳子,你倒是很有眼光啊,这个苏子阳可是苏家的才女啊,喜不喜欢?要不要我给你牵个红线?”

        陈阳转过身来说:“不,不需要。哎,顾老,您怎么也出来了?”

        顾森全淡淡地一笑说:“烟瘾上来了,抽根烟。”然后,他微微沉思一下又道:“阳子,我就晓飞这么一个孙子,说真的,从小我就把希望放到他身上,他的资质也着实不错,就是太贪玩了。不过,我发现他自从跟着你后,懂事多了,如果你不嫌弃,以后就让他跟你学医吧。”

        “顾老,您老的医术教晓飞就够了。”陈阳微微一笑说。

        “不不,远远的不够,以前我只知道教他医术,却不知道要教他如何去做人,他骄横的性子也是这样养成的。可你不一样,你在教他医术的同时还能够教他做人,所以我觉得,他还是交给你合适。”

        顾森全感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