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医道为王在线阅读 - 第90章第一次声音颤抖

第90章第一次声音颤抖

        陈阳来到了患儿伊伊身边,他找了个小凳子坐在了病床前。

        看着对方那张跟瓷娃娃一样的小脸,满是病容。一双大大的眼睛时不时张开一下,可眼中却全是难受与疲惫。她还不停地咳嗽几声,有些喘不过气。

        看到这里,陈阳好一阵心疼。

        看着这个小姑娘,脑子里面突然蹦出来腺病毒肺炎的中医辩证的知识点。初期往往是风热闭肺或者暑热闭肺。随着病情传变,外邪内陷,会出现表里同病,表寒里热或者表实下利。最严重会出现痰热闭肺,毒热闭肺。

        如果是风热闭肺或者暑热闭肺,那之前的用药应该是没有太大偏差的,难道是配伍和剂量?还是说忽略了什么?

        “不对!”陈阳浑然一惊,差点也先入为主了。小儿疾病在中医里面是最难治的。

        所以陈阳心态稍稍有些不稳,脑子里面原先记过的知识点就立刻蹦进来了,差点让他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

        不过他终究是个真正的中医,立刻就调整好心态了,他轻轻念了一句:“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这十二个字就是中医治病的准则。

        陈阳缓缓吐出一口气,心中不再存半点先入为主的印象,现在已经把这孩子腺毒性肺炎的诊断抛到脑后了。开始对患儿进行重新诊治、定论。

        眼镜医生问:“陈医生,需要我把相关的检查报告拿来吗?”

        “不用。”陈阳微微摇头。

        陈阳叫了两声:“伊伊,伊伊。”

        少顷,小女孩睁开了眼,看了看陈阳,但是很快又疲惫地把眼睛闭上了。

        陈阳也微微一叹,才一岁多,连话都不会说。这就是说,为什么说儿科的病难治呢,中医把儿科说成是哑科的。

        像这么小的幼儿,连话都不会说呢。稍微大一点的,也很难准确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

        中医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直接废掉了一个问诊了。而且小儿的脉象难诊,小儿又好动,所以脉象也很难诊断准确。

        所以历代以来,中医对儿科的诊治都是很慎重的,不过也衍生出了好几种独特的诊断方式。

        陈阳先给患儿仔细做面诊,患儿面色青黄,咳而喘满,口周围色青唇淡。小儿面色发青,以鼻柱、两眉间和口唇四周多伴有高热,为惊风!

        唇淡,并无干燥欲裂,**未伤?如此高热,发热四天,**未伤?

        陈阳继续诊断,他把伊伊的手拿过来。用自己左手鱼际部位擦了擦伊伊的右手心,发现对方手心无汗。然后他又用自己右手鱼际测了测伊伊的左手心,也是无汗。

        如此高热,但却无汗。有汗为表虚,无汗为表实。

        表实之证?

        然后,陈阳拿起伊伊的手观察,观察食指指纹,这是婴幼儿的一种特殊诊断方式,仅适用于二岁以内的婴幼儿。

        因为这个岁数的孩子,气血未充,经脉未定。小儿食指指纹络脉是手太阴肺经的分支,所以诊小儿食指络脉与诊寸口脉是有一样的参考价值的。

        这叫小儿食指络脉诊法,也叫小儿指纹诊法。

        食指有三节,分成了风、气、命三关。第一节为风关,第二节为气关,第三节为命关。

        陈阳让她把食指伸出来,然后把其他手指抓住固定好,再用自己右手大拇指推伊伊的食指,从指尖往指根方向直推。

        这几个围观的人看的稀奇。

        “这是在干嘛?”伊伊的妈妈,抹了一把细长眼角的泪痕忍不住发问。

        王主任见过这种诊法,回答道:“这是小儿食指络脉诊法,中医对婴幼儿的一种特殊诊法。”

        “哦。”伊伊爸爸点了点头,听这个名字就感觉很厉害,看来这年轻小伙子有点本事。

        其他西医的医生们静静地看着陈阳的诊疗法,他们以前是觉得这种东西不科学的,但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是觉得心里很乱。

        陈阳推了几下之后,发现络脉就清晰了。是青色,主惊风,直透气关以上。

        此刻,陈阳面色凝重了几分,食指三节分别是风、气、命三关。

        络脉显于风关的,是邪气入络,邪浅病轻,这时候是不严重的;但是从风关透至气关的,就代表邪气入经,主病邪深入而病重,这时候就开始严重了。

        最后一节是命关,若是络脉从风关一路透到最下面的命关,那就代表邪气入脏,就有可能会危及生命了。

        看伊伊这微弱的气息,如果病情今天还控制不住,那肯定会转成重症的,那就真的危险了。病情如此之重,陈阳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陈阳缓缓吐出来一口气,把心态放平稳,然后伸手探了探伊伊的手指,发觉女孩手指有些发凉?

        惊异过后,陈阳放下伊伊的两只手,又赶紧下去摸了摸伊伊的两只脚,她的脚也是凉的。如此高热,四肢却不温。

        这,这也太奇怪了吧?陈阳凝思不语。过了一会儿,他继续探查,用手在伊伊身上按了起来,发现对方胸腹满,有膈动。

        他扭头看下外面喊了一声,道:“帮我拿个压舌板来。”

        “我去。”一个俊秀的护士应了一声,转身就去护士站拿了。

        “给。”

        少顷,俊秀的护士拿来了压舌板,交给了陈阳。

        陈阳看着伊伊,温和的说道:“来,伊伊,张嘴,啊……”

        伊伊的妈妈见状,俯下身子看着女儿道:“伊伊,来,我们张嘴,啊。”

        然而,伊伊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妈妈,紧紧地绷着小嘴就是不张开。

        “来,伊伊,跟着爸爸学,张嘴。”

        伊伊的爸爸也来哄孩子。

        然而,直到这一对年轻的父母累出了满头大汗,孩子也没把嘴张开。此时,围观的众医生也跟着焦急起来。

        就在大家焦灼不安时,伊伊的妈妈顾不上羞涩,掀开t恤,往上掀了一下文胸,露出了一团丰盈的雪白,就往孩子嘴里塞去。

        陈阳看到这一幕,突然变得面红耳赤,拿着压舌板的手微微颤抖着。

        伊伊闻到了妈妈的气息,或许闻到了她的“饭包”味道吧,本能的张开了小嘴含住了。嘴虽然张开了,但是压舌板还是无法伸进去。

        “陈医生,你看到我把**从孩子嘴里抽离时,你立刻往孩子嘴里伸压舌板。”

        俊秀的美妇头也没抬,脸色通红的说道。

        “嗯,好的。”

        陈阳觉得这是十九年来,第一次听到自个颤抖的声音。

        (亲人们,有票票就投一张。一张不嫌少,十张不嫌多,故事很精彩,请继续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