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医道为王在线阅读 - 第46章你会中医

第46章你会中医

        从李建的语气中,陈阳听出对方愿给他一个机会,微微一沉思道:“具体是什么情况,还需要进一步的诊断。但根据初步的观察,我认为病人目前是外热内寒,体内凝聚着寒气。”

        “寒气?”关石磊指着陈洋的鼻子冷笑医生,接过话怼道:“你的眼睛瞎掉了,没有看到病人正在高烧吗?”

        “小关啊,你要是有更好的方案,现在就讲出来,没有的话就听他说下去。”

        李老的眉毛挑了挑,打断了关石磊的插话。

        关石磊见李老插话指责了他,咂吧了一下嘴只好就停了下来。

        随即,李建扭头看着陈阳道:“你的意思是说,寒气凝结于内,以致病人的大肠冷滞,运化不灵,所以才会腹泻连绵?”

        陈阳点头,道:“正是。”

        李建皱眉凝思片刻,问道:“那患者的发烧又该如何解释呢?”

        陈阳浅浅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也是因为这股寒邪寒热不两立,当寒邪凝结于内时,就会迫使热往外走,热聚体表,患者自然就低烧不止了。”

        李建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

        屋子里的人,满脸惊愕的表情。李老撇开满屋子的专家名医,却和一个无名小卒热烈地讨论着病情,这又给了大家一个巨大的冲击。

        一直惴惴不安的冯舟山满头大汗,这会看见方向明脸上流露出了赞许的表情,心也跟着轻松了不少。

        寒、热都是中医上的说法,李建身为中医名家,见多识广。因为在日常的工作中,他经常会接触到中医,也曾多次目睹中医的神奇之处,甚至他还不得不去学习了一些中医的基础理论。

        身为医疗小组的组长,如果对于中医毫无了解,就很容易在关键时刻抉择失误,而给这些高级领导看病,是绝不容许犯错的。

        伴君如伴虎,一个不慎,就可能是灭顶之灾。李建双手抱着肩膀踱了两步,问:“那你说说看,这股寒邪又是从哪来的”

        陈阳摇了摇头,说:“这不好说,我需要认真辩证后才能确定。”

        “我知道了。”

        李建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面对方向明,道:“领导,这小伙子分析的很精准,我提议让这个小伙子为病人进行一次诊断。”

        “李老,这个似乎不怎么合乎规定。”

        张杰此时小声提醒了一句。

        “一切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李健抬手说道。

        精神的价值不在于爬得多么高,而在于行得是否正?

        方向明同样不清楚眼前这是怎么回事,但他也不需要搞弄明白,屋子里的这些专家中,水平最高的就属李建了。他既然建议这个无名小卒去给妻子诊断,自然就有他的道理。

        想到这里,方向明说道:“医疗上的事,李老最有发言权,你来决定。”

        李建点了点头,便过去推开病房的门,看向陈阳道:“你跟我来!”

        此时病房内,周琴听到脚步声,睁开眼又看见李建,情绪就有些激动道:“你什么都不用讲,我是绝不会接受你的方案的。”

        李建却不以为意,耐着性子问道:“中医的法子,你愿意试试吗”

        周琴见不是来劝自己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道:“只要不是让我恶心的法子就行。”

        李建回头冲陈阳招招手,示意他可以上前一试了。

        换作是一般的医生,突然之间得到一个给一位大领导夫人看病的机会,怕是早就激动难抑,心旌神摇了。然而,陈阳心中却是一片空明,看到李建招手,他不紧不慢地走到病床边,步子沉稳镇定,丝毫不见慌乱。

        遇到事步履稳健,不急不慢,这是一个人自信的表现。李建不由得暗赞,先不说这个小子的真实水平到底如何,只是这举手投足,就已然和自己所见的那些大国医毫无二致了。

        周琴抬起眸子看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中医,心里就有些怀疑,中医不都是一把花白的胡子老头吗,疑惑的问道:“你会看病?”

        陈阳抿嘴浅浅一笑,并不做任何的解释,而是道:“我先给您号号脉,具体的有李老把关定夺呢。”

        周琴稍稍放心,虽说她抵制李建的方案,但对他的水平,她还是很信任的,当下闭起眼养神,不再说话了。

        得到默许后,陈阳拔掉了周琴的吊瓶。稍等片刻,他才伸出三根手指,轻轻搭在了对方的手腕处,然后微闭双眼,一副老僧入定状。

        这时,张杰来到了门口看见陈阳给周琴诊治,担心他弄巧成拙,忍不住又要出来阻止。可又怕再被李老训斥,最后嘴角抽搐几下,硬生生把话又咽回到肚子里。

        陈阳诊完这边的右手脉,又转到床的另外一侧,诊起了左手脉。

        一分钟后,他收起架势,看向琴道:“是不是感觉肚子里凉嗖嗖的,阵阵绞痛?”

        周琴琴点点头,眼睛都没睁开。

        “胸胀,头疼,后背发硬,而且鼻子还有点干。”

        陈阳说话的同时,从周琴左手的食指尖开始,顺着手指一直往上按,一直按到了手肘处,然后再退回来,又从食指尖重新开始按起。

        仅仅两回,冯玉琴突然发出一声:“好舒服啊!”

        然后她猛睁开眼,又娇声道:“肚子似乎也没那么疼了,你你赶紧再帮我按几下。”声音竟然显得非常急切。

        专家名医们顿时齐呼不可思议,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长时间的痛苦折磨,让周琴的脾气变得非常暴躁,动不动就会发火,之前大家每次来做检查时,都会小心翼翼,惟恐惹怒了她。而现在她竟然说舒服,难道这便秘一周,又腹泻一个星期的顽疾,竟然就在这实习生的三捏两按之下,就给治好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然而,周琴此刻的感受,又何止是用“舒服”两字就能形容的。如果有人也尝试着连续十天大不出便、再连续拉一周的肚子,那他就能体会到她此时的痛苦了。这种折磨,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

        而眼前这个年轻的医生只是简单的一按,就让周琴立刻感觉到小腹中有一股暖流涌起,刚才还按耐不住的便意,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何等的一种畅快啊。

        陈阳听到冯玉琴的话,淡淡一笑,然后转身朝张杰招了招手,道:“你过来一下,搭把手,你就负责右手那边吧。”

        什么东西?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然以这种口吻给我说话?不知天高地厚!虽然张杰对陈阳的语气颇有微词,但是还是走到病床前,抓住了周琴的右手。

        (亲人们,别忘了偷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