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医道为王在线阅读 - 第7章脑袋里有金丝线

第7章脑袋里有金丝线

        已经得到吴道子真传的陈阳,治疗这种脾胃虚弱的这种顽症,对于别的中医来说也许是件棘手的事,可对于陈阳来说也就是一剂方子之事。

        “阿姨,这里是医院,该怎么收费都是有规章制度的。来,您坐好,我给您讲解一下您就完全明白了。”

        陈阳淡淡地一笑,见她情绪稳定下来又继续道:“肝属木,脾属土,木克土,肝的疏泄作用正好能克制脾的慵滞。您现在是肝气不舒,导致的脾脏慵滞不堪,已失健运,所以您纳食不化,腹胀便溏,吃了也不消化,吃两口也就饱了。这就是肝胃不和,胃失和降……”

        风韵犹存的女人听到这里,不由得暗暗惊叹,没想到眼前年轻小伙子把她的病理看得这么透彻,不由得投过去欣赏的目光。

        “陈医生,那,那您给我开个方子吧。”

        风韵犹存的女人说道。

        “好的。”

        陈阳抿嘴一笑,从桌上拿起处方单就给他开了方子。

        “陈医生,几个疗程可以治疗好?”

        风韵犹存的女人客气的问道。

        “阿姨,要想根治,得三个疗程。不过,今天你服用了我开的方子,就可以感觉到效果了。”

        陈阳开完了方子抬起头,把方子交到他手里,又嘱咐了她几句。

        风韵犹存的女人听到陈阳这句话,忍不住抬起头满脸愕然的看向了俊郎的他,显然对他所说的话产生了怀疑。几十年的脾胃虚弱了,看了各大名医医院,都没有除根。这个实习生竟然说,一副就能治愈,怎么可能?

        不过,她虽有怀疑,但是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下楼去抓药了。

        回到曾家已经七点了,陈阳在来的路上他买了两只烧鸡。师父曾多次教导他,礼多人不怪,去人家做客,不能空手。意外的是,曾家的人都在等他吃饭。

        “小阳子,不用你买东西,家里什么都不缺。”

        在院子里拿着喷壶的曾庆丰,看见了陈阳提着两只烧鸡进了家,目光里流露出了嗔怪的表情。

        “曾爷爷好,我路过徐记烧鸡店时买的。”

        陈阳咧嘴憨厚的一笑,看见管家田家强走了过来,就把他手里的两只烧鸡接了过去。

        “小阳子,你过来,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曾庆丰随手把喷壶搁在地下,就把陈阳叫到了墙角下咂吧了一下嘴,惊异的问:“小阳子,你真的可以推算命理,预知凶险?”

        “会一点,也只是从我师父那里学到了一点皮毛。早晨的时候,我从面相上看到五丫有血光之灾就提醒了他,也怪我当时……”

        陈阳说到这里也有点自责。

        “这和你没关系,都是他爸妈把她宠坏了。唉,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走吧,吃饭去。”

        一身正气的曾庆丰见陈阳流露出了自责,急忙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就在两个人刚走进客厅时,一辆红色法拉利驶进了院子。

        “是大丫来了。”

        曾庆丰转过身看着推开车门的曾大丫,就下了台阶快步迎了上去,看见跑过来的重外孙子,立刻就把他抱了起来,说:“鹏鹏,我的大重孙子,你怎么老是愁眉苦脸的呢?”

        一袭白色衣裙的曾大丫下了车,往后甩了甩一头乌发,看见了客厅门口的陈阳微微一愣就露出了惊讶的光芒,继而就又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曾庆丰,说:“嗯,爷爷,今天上午我在医院巧遇了一位神医,没想到还是您老友的徒弟,太好了。”

        “哦,你说的是小阳子吧?”

        曾庆丰转过身指着身后微笑不语的陈阳,招了招手说道:“小阳子快过来,这是你大丫姐。”

        “大丫姐。”

        陈阳快步下了台阶迎着曾大丫一双美眸,浅浅一笑,闻到了从她身上飘散出来的一丝清香气息,很好闻。

        “嗯,正好,我有点事找你。”

        曾大丫轻启朱唇冲着陈阳一对星眸浅浅一笑,然后就把儿子的病情告诉了爷爷。

        “什么?孩子脑袋里怎,怎么会长……”

        曾庆丰满脸惊愕的看着曾大丫支支吾吾的,然后为了确定一下真假,就把惊异的目光投向了陈阳问:“小阳子,大丫说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而且还是人为的,是有人故意的把金线种植到了鹏鹏脑子里……”

        陈阳神色凝重的说道。

        “什么?”

        曾庆丰和曾大丫几乎异口同声地张大了嘴巴。两个人听到陈阳这句话,犹如晴天一个霹雳在头顶上炸响,震蒙了他俩,好一阵才反应过来。

        “什么人这么歹毒?竟然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手?我,我毙了他……”

        从枪林弹雨出来的曾庆丰气得全身都哆嗦,本能的摸到了腰间发觉空空时,就又清醒了过来。

        “天呐,我得罪谁了?天杀的……”

        曾大丫把孩子从曾庆丰手上抱了过来,嘴唇翕动着。

        经过枪林弹雨,阅人无数的曾庆丰思虑片刻,暴怒的情绪渐渐地稳定下来。既然不惜一切代价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毒手,那么就说明这是仇家所为,而且还是不共戴天之仇。应该不是他曾庆丰的仇家,当然也不排除在外,那接下来最有可能就是孙女婆家的仇人所为。

        “好了,我们进屋吧。”

        曾庆丰蔚然一声长叹,就向客厅走去。

        三个人没有去餐厅,而是来到了曾庆丰装修古朴的书房。曾庆丰打开了台灯,缓缓地坐在了檀木椅子上沉思良久抬起头,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看向了曾大丫说:“大丫,你婆家在安海市的势力很大,在生意场上肯定有很多的仇家,一会你就把这件事通知你婆家,让她们暗地里彻查此事,该报警的报警。我这边呢,也行动起来。”

        “我知道了爷爷。上午的时候,我就打电话告诉了我婆家,也报了警。”

        曾大丫紧绷着双唇点了点头,一双美目紧紧地盯着怀里的孩子,流出了两行清泪。

        “小阳子,幸亏你及时发现了鹏鹏的病情。如果发现不了,鹏鹏是不是会,会……”

        曾庆丰神色凝重地看向了陈阳,到了喉咙里的话又不想说出来。

        “曾爷爷,三根金丝线插进了鹏鹏的脑部,压迫了他的中枢神经系统,才导致孩子呕吐和昏厥的。两个月后如果不抽出金丝线,鹏鹏会转变成痴呆、然后再就是脑垂体萎缩,脑瘫,然后就是脑死亡……”

        陈阳瞄了一眼曾大丫怀里的孩子,如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