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毒医傻妃萌萌哒在线阅读 - 第815章 赑屃还是玄武

第815章 赑屃还是玄武

        龙龙盯着她好一会,方才用自己的大头在她的肩上轻撞了下,再收回头去,目光里也多了些温度。

        可它的轻撞,还是让苏寒退后了一大步,不过她依旧笑着的再上前一步,对着它行了个礼。

        龙龙也很有礼貌地回了个点头礼后,就将自己的大龙头放在了岸上,鼻息里轻喷着气,眼睛还是在看着她。

        苏寒再缓步上前,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后,再伸头看向它的背,再看向它:“你的龟壳上,为什么不是尖尖的,我家老龟却有呢,是因为它还没长大吗?”

        “噗……”龙龙却只喷了一口粗气,差点没把她掀翻在地,好在她手抓住了它的“脸”。

        待她站稳后,再尬笑地为它揉了揉“脸”,可那粗糙的手感,还真磨了她的手,可她笑得依旧灿烂:“不好意思哟,没有弄疼你吧,下回我注意,呵呵……”

        濮阳宏浚此时也有了笑意,对身边的萧沐庭道:“看来,龙龙是已经认可她了。”

        “那就好!”萧沐庭的担心却依旧不减,很想把苏寒拉过来。

        苏寒再挪到了它的脖颈处,看到那一层的鳞片泛着光泽,她轻点头:“你是真大呀,这鳞片都这么厚,又大,老龟可没有你这样,不过它的鳞片也是很锋利的,会割破手的,不知你这个,是不是也一样,我想看看你的龟壳,行不行?”

        龙龙轻轻的抬起头来,粗壮的腿蹬起,本是大半沉在湖水中的身体,整个抬了起来,湖水顺着全身而落下,发出不小的响声,它就再向岸上爬了几步,将整个背壳都呈现在了出来,再卧倒后,伸长了脖子,头贴着地面,还伸着一只爪子,像是在给她当阶梯。

        苏寒已经被它这主动的邀请给惊喜到了,还回头对着看得目瞪口呆的众人得意的笑了笑,更是对着萧沐庭挑眉嘚瑟地晃着头。

        濮阳宏浚在惊讶之余,也笑了:“这龙龙是真挺喜欢寒儿的,这都让了,想我当年,可没这个待遇,为了能爬上它的背,我可是被它甩进这湖里好多次,还差点被溺死,方才被它驮起,得到认可的。”

        “甩湖水里?你不早说!”萧沐庭瞪了他一眼,就要上前。

        再次被他拉住的摇头:“除非你能比它强,从它那里把人抢回来,不然,别去,这也是为了寒儿好。”

        “要是真甩进湖水里怎么办?”萧沐庭后悔万分,就不该让苏寒过去。

        濮阳宏浚却很笃定地摇头:“不会,它很喜欢寒儿,可能与她身上有老龟的血有关。”

        “你开什么玩笑,它把寒儿当儿子了?”萧沐庭不高兴地瞪着他。

        “你这是让寒儿给你带跑偏了吗,要当也是当女儿呀,笨!”濮阳宏浚第一次如此的嫌弃他地说了句不恭敬的话来。

        听着更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苏寒也不客气,脚下轻点,直接就窜上了它的背,可能也是因为它在水里泡的时间过长,上面很是滑溜,踉跄了几下,方才站稳,她再挺直了身的,单手叉着腰,神气地转过身来,对着众人挥着手。

        可看到她此时样子的人,一半是惊讶,一半是担心。

        惊讶的是她身手现在已经如此好了,要知道,这龙龙就算是爬在岸边,少说也得有二丈高,可她不借用外力,可直接上去,足见她现在的轻功有多好。

        担心的就是看她刚站上去那不稳的样子,会不会在她得意时,再滑下来。

        果然,她在挥手时,脚下再是一滑,好在她动作奇快地抓住了龟纹缝隙,这才没掉下来,待她再稳住后,方才蹲在那里摸着它的龟背。

        “我说龙龙,你是不是没搓过澡呀,你这背上都长苔藓了,不痒吗?”苏寒声音很大的在那里叫道。

        听得下面的人个个表情不一,萧沐庭直接发出了“哎呀……”的声音。

        濮阳宏浚却笑出声来,还对着龙龙点头:“你不爱干净。”

        龙龙的鼻息再喷出一道粗气,将地面上的砂石都喷飞出很远,看来是不高兴了,可它就是一动不动。

        “要不要我给你搓搓澡呀,咦……等一会儿哈,你这里起皮了,你不会是要蜕皮了……不对你这应该叫蜕鳞了吧,你又要长个头了呀,再长的话,这里的湖水都放不下你了。”苏寒在它的背上仔细地探察着。

        “噗……唔……”龙龙终于是出声了。

        濮阳宏浚却盯着它的眼睛看着,笑意就没减过,能看到向来威风凛凛的龙龙有这样乖顺的样子,可真是难得。

        不过他好像也明白了龙龙的意思,再看向站在那高处的苏寒道:“寒儿,不如你先下来吧,龙龙自己可以处理。”

        苏寒回头看向他:“咋了,它不高兴了?”

        “人家可是玄武,你如此说一个灵兽不太好,多少得给点面子。”濮阳宏浚笑道。

        苏寒点了下头,坐在龟背上从上面直接滑了下来,再到它的脖子处,这才翻身跳了下来,走到龙龙的头前,看着它的眼睛:“你是玄武?”

        龙龙直接闭上了眼睛,鼻息再喷出气来。

        “还不爱听了,玄武也不长你这样子呀,我可是读过书的人,你可别骗我,你最多就是个赑屃。”苏寒叉着腰地道。

        龙龙再睁开眼的盯着她,好一会儿,方才再闭了闭眼,支起身体的向湖水之中游进去,然后缓慢地转了个身地向着湖水深处游去了。

        “完了,我是不是得罪它了,它不和我玩儿了!”苏寒这个后悔呀,急得直跺脚。

        萧沐庭上前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道:“不玩儿就不玩儿吧,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生怕它发怒了,再伤到你。”

        苏寒满眼不舍的看着已经下沉的龙龙,轻咬了下唇角:“下回我可不这么直接的说话了,定是伤了人家心的,才会不理我的,这样我会没朋友的。”

        “寒儿!”萧沐庭无奈地叫了一声,她这是没听到自己的话吗,答非所问。

        就在大家都松了口气,而苏寒却万般懊悔的时候,湖面再次翻起了大浪来,在大家惊呼之时,苏寒也看到了龙龙去而复返了。

        她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手搂在萧沐庭的腰上笑得格外开心。

        龙龙这回没上岸,只是将头伸到了岸边,张嘴时,从里面吐出了一大堆黑黝黝的东西,另外还有两个金灿灿的。

        苏寒拉着萧沐庭就跑了过去,濮阳宏浚紧随其后,其他人也只有伸长脖子看,却看得并不真切。

        就在他们到了近前时,龙龙突然收回头去,并用力的拍了下水面,湖水直接将来到近前的三人浇了个透心凉。

        它眼带着戏谑,头抬得格外高,得意样地看着他们三个湿漉漉的人,苏寒能明显地看到,它在笑,而且是坏笑。

        不过当看到岸上的那堆东西,苏寒差一点就叫出声来,全都是很大的甲片,那黄灿灿的却是比她刚刚在湖边扣下来的狗头金还大的狗头金块,模样长得还真像是一只龟。

        “龙龙,你真好,谢谢你哟。”苏寒对着湖里的龙龙深鞠一躬,回手拍着已经看傻眼的萧沐庭,笑得特别大声。

        濮阳宏浚都服气了,能让龙龙如此大方的,苏寒是他见过的第一人,这也太舍得了,要知道,它的甲片,的一片都是奇宝,可这里少说得有五十片,这可是它蜕下的几次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