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你的情深我不配在线阅读 - 第1157章 他说醉的厉害,醒不了了

第1157章 他说醉的厉害,醒不了了

        “昨晚我出去给袁满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听到手机响,是您打给我,当时我就在你们后面,亲眼看到你抱着夫人进了楼。”

        王瑞又说。

        傅衍夜还捏着那条手链,舒适度告诉他这条手链绝非寻常货,他想到卓简的模样,这条手链勉强算是配得上她,他又看王瑞,“然后呢?”

        “然后?然后今早我便在楼下等着夫人出去,亲自送夫人去上班。”

        “……”

        傅衍夜看着手链的眼看向王瑞,直直的看着。

        王瑞被盯的发慌,但是他说的全是实话,问心无愧。

        傅衍夜不久后却是无奈的揉着自己的眉心,过了几秒才对王瑞说,“家里监控坏了一段时间,找人来修。”

        “是。”

        王瑞答应,然后等他还有没有别的需求。

        可是他没别的需求了。

        这一天的屈辱,在这一刻,才发现,原来只是个笑话。

        她也不是没有良心,不至于……

        那么,昨晚……

        傅衍夜突然松开眉心,又看着他很确定的问,“她现在在哪儿?”

        “在星光吃饭,应该是同事们集体加班后的常规聚餐而已。”

        王瑞解释着。

        傅衍夜点点头,然后突然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王瑞就,这也没说让他走不走。

        “备车。”

        傅衍夜到了楼上突然喊了声,走的更快了。

        半个小时候,卓简他们从星光出来。

        简芊扶着她,“今天没有人来接你吗?”

        “不用管我,在这里我还能掉在地上吗?快走吧。”

        卓简安抚着,然后叫车送简芊回去。

        “那回到家我们通个微信。”

        简芊上车后趴在窗户跟她说。

        卓简点头,挥手。

        很快司机便带着简芊离开。

        其他同事也陆续离开,李玉清结账后从里面出来,看卓简还站在那里,说了声,“没收钱。”

        “没收钱?”

        “说傅总请了。”

        李玉清说着把手机塞到口袋里,又说:“我得走了,你萍姐不太舒服。”

        “好的,那有事电话。”

        卓简听到欧阳萍不舒服有点担心。

        李玉清上了车,离开前点了个头。

        而李永清的车子刚走,便一辆保时捷停在了她面前。

        有工作人员立即上前开后面的车门。

        卓简低头看去,里面的人突然探出头看她,“上车。”

        那温润的嗓音,有些不真实。

        卓简想了想,进了车子里,“醒酒了?”

        傅衍夜没说话,皱着眉头看了眼车外。

        昨晚他肯定很丢脸,不过幸好是在她面前,也无所谓了。

        他这么想着,王瑞发车后他又扭头看她,“你的。”

        卓简看了眼那条手链,然后接过去戴上,觉得这条手链也太漂亮了吧。

        珍珠真的是太衬肤色,太有意境了。

        而且他还亲自给她拿来。

        “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卓简说了声,然后看向窗外。

        傅衍夜没说话,只是盯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他觉得她脸有点红,下一刻,他突然倾身,捧过她的脸,然后便吻了上去,在她的唇上。

        傅衍夜吮吻着她,一下下,温柔缱绻。

        昨晚似梦似真,他分不清,他只是想,再重现一下,好确认昨晚是真的。

        但是这是车里啊。

        卓简被突袭后呼吸不畅,不过她还是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难闻。

        王瑞自觉的认真开车,眼睛一点也不敢乱看,呼吸都不敢沉一点。

        因为后面的老板大人明显是压抑了一天,这是绷不住了。

        傅衍夜吻着她,越吻越深,越吻越情缠。

        他嗓音低哑,略停顿的时候,低喃,“你昨晚没丢下我。”

        卓简:“……”

        是她不想丢吗?

        他缠的那么紧,又不让别人动他。

        偏偏那些人还真听他的。

        卓简的呼吸都很短,声音比他还低哑,“你醒酒了吧?”

        “醉的厉害,醒不了了。”

        他低喃着,然后又吻上她。

        卓简后脑勺紧贴着座位上面,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姿势,但是不用她昂头,也不用她动。

        后来他抵着她的颈侧,低喃:“有点疼。”

        卓简不说话,只是望着他。

        他突然不耐烦的看着王瑞的后脑勺:“快点开。”

        “是。”

        王瑞心想,要不我靠边停,然后去抽根烟?

        傅衍夜还贴着她那里,低喃:“你昨晚怎么那么好?”

        “我哪里好了?”

        卓简软声问。

        “不是跟我生气吗?怎么不丢下我?”

        “下次你再喝醉我就找个人给你录下来,让你醒酒后好好看看你自己醉酒的德行。”

        “嗯?”

        傅衍夜抬眼,从下往上看,她还是很美。

        他笑,笑的像是春天来了。

        然后一只手摸着她的耳后,低声:“下次一定要录下来,把床上的也。”

        “床上?”

        卓简疑惑,想起苏白的话。

        “嗯,床上。”

        傅衍夜想起自己早上醒来床上那么乱,就知道昨夜肯定很疯,可是他记忆有点少,他不太喜欢自己没能记住全部。

        卓简想起苏白的话,又想到他到晚上还不知道昨晚是跟谁睡觉,便突然开口,又轻又柔的嗓音问他,“宝贝,你真的知道你昨晚的床上是谁吗?”

        “嗯?”

        傅衍夜抬眼与她对视。

        “傻瓜,你想我都要踹了你了,怎么会还跟你到床上去?”

        “……”

        傅衍夜的脸色渐渐地不好看。

        王瑞在前面开车也是正襟危坐。

        真是要吓死他。

        这是说的啥?

        “不是你还是谁?手链不是你的?”

        傅衍夜提出质疑。

        “手链是我的呀,不过是我昨晚送你回家的时候给你的,我不想要这条手链了而已。”

        “……”

        傅衍夜的脸色更难看,甚至不说话了。

        “其实呀,我昨晚打了个电话。”

        “卓简。”

        “然后呢,找了个喜欢你的女孩子。”

        “闭嘴。”

        “然后哦,其实我就不太清楚了,我睡的是客房。”

        “……”

        傅衍夜望着她,渐渐地脸色铁青。

        卓简一双大眼睛无害的看着他,仿佛在说,就是我说的这样。

        “停车。”

        傅衍夜不想再看她,压抑不住脾气之前,大喊了一声。

        于是快夜里十一点,他们的车子停在了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