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剑气纵横三万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再见佐音

第三十八章 再见佐音

        “不……不要杀我,你我无冤无仇,你已经杀了我们那么多人了,求求你放了我。”

        这御妖师堂堂筑基九重的实力,此时却宛若孩童一般求饶。

        他这极尽卑微的模样,惹得一旁的少女忍不住笑出了声。

        “人人都说御妖师凶狠毒辣,想不到,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时,居然是如此的丢人,真是让我打开眼界。”她讥笑着说。

        “你……你怎么也跟上来了?”

        御妖师首领此时才发现一个恐怖的事,他明明已经逃走了一段路,可刚刚他们打算侵犯的这个少女居然跟了过来。

        这足以说明,她的实力,最低也是和他一样的。否则,怎么可能追的上来。

        也就是说,他今晚不仅仅是遇到了孔政这个煞神,还遇到了一个不清楚底细的少女。

        孔政此时看了眼这少女,说道:“我解决了他,我们再重新叙旧。”

        孔政说罢,提剑直接斩向这个御妖师首领。

        他操起自己的一把金色环背刀抵挡,但孔政一剑斩下来,这刀瞬间断着两截。

        而且,孔政这一剑依旧没有停下,继续斩下,直接让他人首两分。

        “斩杀筑基九重修士,获得真气9000!”

        在斩杀了这个御妖师首领之后,孔政这才有时间查看自己的属性面板。

        主人:孔政

        修为:铸灵十重

        真气:168680/192480

        剑法:普通一剑

        身法:瞬身小成

        他现在的真气,达到了惊人的19万多,刚才解决这些敌人时,消耗了两万多,现在可以调动的真气,也还有15万多。

        不过,他的修为,如同预测那般,还只是铸灵十重。

        按照当初的实力递推,也就是说,他需要达到了百万真气,才可能突破到筑基。

        这让他不由得多了一个疑惑的点,筑基九重,是9万真气。但筑基往上,那是名为紫府。

        紫府境界的修士,并不是真气,他们丹田之中的真气那时候会转化为灵气。

        那对于孔政而言,问题就来了。他的这实力,如果按照以前的递推,他已然有了紫府的实力,可真气和灵气,这怎么比?

        真气当然不如灵气,可是,海量的真气与少量的灵气较量,究竟是孰强孰弱?

        他也没有继续深入的去想,而是收剑入鞘,看向一旁的少女,说道:“佐音姑娘,我们还真是有缘。当初沧溟地一别,这么快就遇上了。”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沧溟地的暗月林见到的佐音。

        那个时候佐音逃了出来,他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个地方遇到。

        “孔公子不会要杀我吧!”佐音媚眼如丝地望着孔政,极尽魅惑。

        “这时候杀你?一开始我确实没有这个想法,但经过佐音姑娘你这么一提醒,我确实应该这么做。毕竟,你是地藏谷的弟子,我是太素宗弟子。如果杀了你,对于你们地藏谷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你们地藏谷有损失,那就是我们太素宗赚了。”孔政道。

        “孔公子真爱说笑,你这么说会吓着人家的。”佐音一副妾身怕怕得模样,反倒是让孔政对她多了些好奇。

        孔政刚刚杀死那些御妖师的实力,她可是尽收眼底了的。

        她这应该不是相信孔政不会杀她,而是相信,孔政要杀她,她能够自保。

        当初在沧溟地见到她的时候,她仅仅是铸灵九重。但现在却是筑基二重了,她的这个修炼速度,未免有些惊人了。

        这不禁让孔政怀疑,莫非她也开了外挂不成。

        孔政不再提杀不傻的事,而是转移了话题:“佐音姑娘怎么半夜从这里经过,与这些人相遇。”

        “奴家说是迷路了,孔公子信吗?”她笑眯眯地说。

        “你认为呢?”孔政道。

        “奴家就当公子你是信了,本来刚才奴家害怕极了。还好遇到了公子你,否则,奴家怕是只有一死保持自身名节了。公子救了奴家,奴家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公子可愿与奴家就此浪迹天涯,奴家定会好好伺候好你的。”佐音媚音时刻都在迷惑着人的心神,如果不是孔政现在修为深厚,只怕会被她弄得意乱情迷了。

        “佐音姑娘既然有如此好意,如果在下不答应,岂不是辜负了美人好意。今晚月色正美,不如你我就在月下缔结良缘,最好是月神保佑,让你我今夜能够种下龙凤胎的种子。”

        孔政说着,向佐音走了过去。

        他自己很清楚,对付佐音这样的人,那就是她做什么,那你就要做的比她还要过。

        果然,在他走过去时,佐音连忙一脸严肃地道:“孔公子,我考虑了一下,婚姻大事,还需要父母长辈做主。奴家父母虽然走了,但也有师尊,有道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要不孔公子和我到地藏谷去,和我师尊说清,相信他一定会成全我们的。”

        “我们太素宗和地藏谷关系如此紧张,佐音姑娘你师尊怕是没那么容易答应。我看我们还是先生米做成熟饭,再去见你师尊,那时候,他老人家也更容易同意,不是吗?”孔政说话时,脸上挂着“猥琐的笑”。

        “佐音师妹,我说怎么一直不见你回去,原来是在这里私会情郎。还是太素宗的情郎,有意思,我到要看看,回去以后,你怎么和师尊他老人家解释。”一声冷笑传来,一个身着看上二十五六的御姐从西边走了过来。

        这女人姿色一般,但眼神却十分狠厉,看起来就是一位十分不好惹的角色。

        一袭红衣,手中提着一根长鞭,她一步步走过来,孔政便感觉到了越来越强的杀意。

        她对孔政这个太素宗的弟子起了杀心。

        太素宗和地藏谷,可以说是世仇不为过。在外面遇到了,本来就很难出现像佐音和孔政那样和谐的场景。

        要知道,他们上一次在沧溟地见面时,那也是大打出手。如果不是佐音逃走了,那可能也不会有今日的“谈情”,要“谈情”,估计只有等到佐音转世长大了。

        红衣御姐走近,看向孔政,说道:“太素宗的弟子,铸灵九重,这么年轻,也算是个天才了,杀死的话,你们宗门应该会可惜很久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