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剑气纵横三万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强行拜师

第二十八章 强行拜师

        孔政知道七长老人够无耻的,但他没想到她会这么狗,居然对自己施展了瞳术。

        而且,在她说要说孔政要拜她为师的时候,双眼好好盯着孔政手中的“天地”。这让孔政严重怀疑,她要收自己为徒,根本不是因为她什么天赋,完全是为了这把剑。

        “七长老,九长老。我先告辞了,你们慢慢闲聊,我就不打扰了。”孔政说罢,转身直接开溜。

        要他拜师七长老,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真需要拜师,也不会考虑她。跟着她学修炼,估计等到离开太素宗的时候,怕是只剩下一个裤衩了。

        孔政刚走出几步,肩膀便被人按住了。

        来按住他的人,自然是七长老了。

        她靠在孔政肩上,说道:“你已经是我孤心峰的弟子了,随我走吧!你跑不掉的。”

        “七长老,这样强行带走弟子,在太素宗,是不合规矩的吧!”孔政一脸严肃地道。

        “你说的不错,确实是不合规矩。但是,你刚刚说的话,是有见证了的。”七长老道。

        “七师姐,你难道……”九长老本以为刚才七长老是调戏孔政玩的,但听她这话,他觉得不对劲。

        七长老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想的没错,刚才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圣师鉴见证了。”

        她手中拿出一块白玉,白玉中心,是一点浅黄。这玉上面有一层莹白色的光环绕。

        在浅黄的两旁,分别是两个名字。

        右边是北宫雪,左边是孔政。

        孔政不知道他们说的圣师鉴是什么,但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看着那块玉上面的两个名字,孔政心想,莫非那个北宫雪,就是七长老的名字?

        九长老看着她手中的这块玉,气的手直抖。

        “七师姐,你这真是有辱圣师之名,如果圣师泉下有知,他会被你给气活的。”九长老愤怒地道。

        “那不是更好吗?神州大地,谁不希望圣师活过来。如果是那样,我还是立了一个天大的功劳。”七长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孔政向九长老问道:“九长老,不知圣师鉴是什么?”

        圣师他知道,是神州大地,开化万民的人。但圣师已经死了万年了。圣师鉴他却不知是什么东西,今天是第一次听说。

        “圣师鉴是天道宫发放给天下各宗的顶尖高手作用鉴证的玉,用来在收徒之时作为鉴证。这上面有鉴证的,在天道宫那里,会有登记。现在你和七师姐的师徒关系,已经被登记在天道宫了。”九长老道。

        “我……你这个老女人,你怎么能够这么无耻。”孔政听后,愤怒不已。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生。居然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多了一个师父。

        “圣师鉴已经做了鉴证,你也别挣扎了,跟我去孤心峰住下,回去我传你一些厉害的剑法。”七长老道。

        “不用……”孔政发现,自己说这话根本没用。

        他就这样,被北宫雪提着走了。

        今天来观战的弟子,何宴他们也在现场。

        何宴他们看到这般场景,自然不敢过来说什么。

        不过,他们必须要回去一趟西凉城。

        孔笠说过,不允许孔政在太素宗拜师。当时孔笠说这话的时候,十分认真,并且吩咐让他的一众下属在太素宗的子女监督孔政。

        尽管今天这拜师,看起来是七长老强行收的,但他们也必须让孔笠知道。

        孔政就这样被北宫雪拖着离开太素宗的主峰。

        孔政看也挣扎不了,便让她放下自己,自己和她一起上孤心峰。

        孤心峰在主峰北边,山峰比主峰矮几十米,但是,更加陡峭。主峰更大,坡度更缓;孤心峰更小,坡度更陡。

        孤心峰上没有其余的弟子,有的,只是一头恶犬。

        是一个烈焰狮,恶犬,是它的名字。

        这名字应该也是七长老的恶趣味。

        孤心峰上,一共有五间木屋,五间木屋是根据五行的方位铸造,在五间木屋中间,是一个小广场。

        广场之上,有花坪,有池塘。

        在花坪之中,种植着的,都是奇花异草,灵药灵树。池塘之中,则是一些东西孔政不认识的鱼。

        “那边的三号楼是以前你爹住的,你以后就住那里了。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给你拿基本剑谱过来。”七长老道。

        “不用了,我现在不需要什么剑谱。”孔政道。

        他的资质,修炼剑谱的那速度,几年难成一剑,与其有这么点时间来浪费,还不如用来去多杀点妖魔,多击败一些人,提高自身实力。

        “真确定不要?”她扭头看向孔政,一脸严肃地问。

        “真不要。”孔政点点头。

        “那我给你一把剑吧!”她说道。

        “不用了,我有这把就够了。”孔政举起自己的剑说道。

        “这把剑你现在别带在身上。”她十分凝重地道。

        “为什么?”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等你的实力能够与这剑相匹配了,你再用。”

        “那要到什么地步,才算是与这剑相匹配?”

        “渡了四九天劫以后。”

        “我的这剑哪有这么夸张,也就是比玄阶的稍微厉害一点而已,别人不会瞧得上的。”

        孔政直接拒绝了,四九天劫,要等渡了四九天劫那得何年何月。

        他老爹也是在他十岁的时候才渡了四九天劫。

        渡了四九天劫,在这西凉州,那都是一流的高手了。

        “我瞧得上的剑,别人不会瞧不上。”七长老厉声道。

        “呃?”孔政没想到,她会这样说。

        “我这把剑,也就我自己拿在手才有用,其他人。谁拿去,都没有用。”孔政道。

        “其他人拿去没用?”七长老不禁楞了一下,随后,她手一招,剑直接从孔政手中飞到她手中。

        当然,是带着剑鞘一起到她的手中的。

        她手按在剑柄之上,想要将剑拔出来。却发现无论她怎么用劲,都无法将这剑给拔出来。

        她试了几次后,将剑丢在一旁,说道:“就算别人拿走没用,你也别带着。遇到要夺你的剑的人,别人杀了你的人,那时候再发现剑不能用,那又有什么用呢?你人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