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剑气纵横三万里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老女人

第二十六章 老女人

        孔政来到太素宗,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太素宗七长老。

        太素宗七长老她曾是孔政老爹孔笠的师尊,后来孔笠离开了太素宗,进朝廷,做了上千户。

        但孔笠并未忘本,时常送些好东西来孝敬师父。

        在孔政小时候,她也经常去孔家,所以,孔政从小就认识她。经常听她说起了这些门派之间的趣事,孔政这才想要来太素宗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七长老这样引导他,让他老爹愤怒了,后来他老爹没有来过太素宗,七长老也没有去过孔家了。

        孔笠是为了儿子好,他认为孔政没有什么修行天赋,加入宗门,会让他置身在一个危险得境地。

        如果在孔家,接任他上千户之职。有他的那些手下罩着孔政,孔政至少余生无忧。

        孔政到了太素宗后,除了一开始时,七长老来看过他几次,后来就再也没来过了。

        他走到两个长老面前,拱手行礼道:“弟子见过七长老,九长老。”

        “你比以前变了挺多,长得比以前俊俏了,也沉稳了很多。”七长老一边打量着他,一边说道。

        被她这样打量着,让孔政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七长老年纪很大,据说比九长老还要大。

        但是,她修为太强,自身又驻颜有术,完全给人一个邻家大姐姐的感觉。

        一身白色宫装,腰间挂着一个玉笛,双瞳仿佛会勾魂摄魄,一颦一笑间,不知不觉就会让人失神。

        任何人见了,对她可怕都是一个评价。

        妖精。

        唯独孔政,他是从小叫她老女人长大的。

        他还犹记得,第一次七长老去他们孔家的时候,他看到这样的天仙姐姐降临,连忙上去一声声姐姐喊的十分甜。

        结果,后来他看到自己父亲对这个天仙姐姐毕恭毕敬地叫师傅的时候,他改变了称呼,从天仙姐姐变成了老女人。

        七长老就算是生气,也不可能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所以,这个称呼,几乎是成为他从小叫到大的的。

        当然,只是私下。

        当着他父亲面时,他可没有这个胆量称呼。

        “去比试吧!”七长老看了一眼在擂台上等着的赵砚,让他赶紧上去。

        “七长老,那我先过去了。”

        孔政走向擂台那边的时候,七长老和九长老说道:“师弟,你那个弟子,可能要输了。”

        “这可说不定,赵砚他怎么也是筑基五重的。孔政身上的真气很强,但这强度,也不过是和筑基四重的差不多。他能够胜过徐乘和陈蹈,那是那两人的真气本来就没他强。”九长老道。

        他现在亲自见到了孔政,对于自己的徒弟还是有信心的。

        毕竟赵砚真气比孔政有优势,他修炼的刀法也不差,他的武器,也不是一般的刀,是一把玄阶的刀。

        不论是那方面,赵砚似乎都有优势。所以,他不认为孔政能够胜过赵砚。

        “师弟,要不我们打个赌怎样?”七长老眯着眼说道,她这一眯眼,只要是和她接触多的人,就知道,她这是要坑人了。

        “七师姐想坑我,休想。”九长老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

        “你不是很看好自己的徒弟吗?既然是怕坑,那就是说,你对自己的徒弟没有信心了。”七长老道。

        “谁说我对自己的徒弟没信心了,我只是戒赌了,戒赌了。”九长老吹胡子瞪眼地道。

        “哦?戒赌了吗?我记得,师弟你和我打赌,好像还没有赢过。哎呀,真是太遗憾了,这辈子一次都没赢过我,就这样戒赌了,可惜,可惜!”七长老阴阳怪气地道。

        “我……”九长老气不打一处,被她这么一激,愤怒地道:“师姐你要赌什么?”

        “听说你最近弄来了两株紫金竹,如果你输了,那就分一株给我吧!”七长老道。

        “那要是我赢了呢?”九长老问。

        “如果你赢了,我就把孔政让给你了。”七长老道。

        “无耻,你这是想要空手套白狼是吧!孔政啥时候说了要拜你为师了,你还把他让给我。他到底拜谁为师,还要等下才知道。”九长老愤怒地道,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七师姐是出了名的无耻,毕竟大家相处一百多年了。

        但是,他没想过,这种无耻的话她都能够说出来。

        “我这可是有依据的,孔政他可是我从小看长大的,我和他亲近,要收他为徒,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另外,他是练剑的,在太素宗,剑道实力,请问谁能和我比?”七长老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七长老这番话,让九长老细细一品,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他最终认真地道:“七师姐,你说的不错,孔政是修炼剑道的,在太素宗,你确实是最合适教他的。你还是换其他的吧!你将他让给我,我也不可能要。这样的一个天才,总不能让他这样白白废了。”

        “我……”七长老想要吐血三升,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你想要什么,你说吧,反正你也赢不了。”七长老道。

        “我听说七师姐从宁护法那里赢来了一份幕府那里传来的刀法,我想要见识一下。”九长老道。

        “呃?你小道消息挺灵通啊!”七长老很是意外地道。

        “听朱堂主说的,宁护法输了之后,找朱堂主说过。”九长老道。

        那刀法,是朱陶家在海外的商队搞到的,朱陶赠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因为她也是修炼刀法的。

        结果,因为和七长老的一次赌约,被她给赢走了。

        “行!只要你能够赢,那刀法我就给你。”七长老一副忍痛的模样,但此时心中已经无所谓了。

        那刀法她早就看完了,现在对她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就算是她真的输了,送出去,也不会心痛。

        当然,尽管如此,她还是希望孔政能够赢。

        毕竟,她惦记九长老的那紫金竹可是有一些时日了。一直找不到一个机会,如今可是难得的机会,她可不想就这样错过了。

        而此时,走上擂台的孔政还完全不知道,自己差点被七长老卖了,还成了他们打赌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