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剑气纵横三万里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击杀石怪

第九章 击杀石怪

        孔政虽然被那石怪震伤,但只是轻伤,他那一剑看似没有伤到石怪,但还是在石怪身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这说明这石怪的防,他是有可能破开的,所以,他决定再上。

        在孔政上的时候,艾狄那边,则是搭箭在弓,他并未急着射出,而是真气汇聚在箭矢之中。

        伴随真气不断注入箭矢,只见箭矢剪头出闪烁着白炽的光。在光芒达到刺眼的地步时,他这才松开箭矢。

        “嗖!”

        箭矢如同一道白光,瞬间飞过干隆上空,射在石怪的胸口处的那块紫石之上。

        “叮!”

        一声脆响,下一刻,只见石怪的胸口处紫光大胜,仿佛是在与艾狄的这一箭较劲。

        但最终,紫光还是暗淡了下去,而艾狄的这一箭,插在了石怪胸口的紫石之中。

        艾狄此时再度搭箭,依旧是再汇聚一箭。

        如前一箭一般,在真气注入箭矢,箭矢发出刺眼的白炽光时,一箭飞出。

        这一箭,不偏不倚,正好定在原来的那一箭的箭尾之上。

        “砰!”

        只听一声轰鸣,那个石怪直接炸开了,化着一片片碎石飞在四下。

        解决了一个石怪,艾狄再度搭箭,瞄准第二个。

        而孔政哪里,在这时候也已经刺了那石怪五剑了。

        而成果就是,在石怪的身上,出现了一道不浅的剑痕。

        但孔政此时的手也有些发抖,手上流血,这是被剑柄震伤流出来的。

        他此时仿佛是一个狂人,完全不顾这些。他的眼中,只看到了自己那一剑剑的成果,他怎会因为这些皮外伤而去放弃呢?

        他又连刺几剑后,石怪胸口的那块紫石终于暗淡了。

        在艾狄那边射杀了第二个石怪的时候,孔政终于将自己的剑刺入了石怪胸膛。

        石怪炸的四分五裂,石屑在他周围落下,他此时甚至都顾不得获得的真气了,满心都是喜悦。

        另外一头石怪的攻击因为这短暂的失神,差一点就没躲开。

        在躲开之后,他再次向这个石怪冲过去。

        刚刚杀了那一个石怪,无疑是给了他极大的信心。这证明他可以杀死那些石怪。

        既然能够杀死,那就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直接干就完了。

        因为之前杀死那头的经验,他这一次杀这石怪时,少吃了不少苦。

        在他一箭穿过石怪的身体,石怪爆炸之时,他将剑插在地上,张开手享受这一刻的愉悦。

        同时,系统也在恭贺他。

        “斩杀铸灵八重石怪,获得真气800点。”

        他斩杀两头石怪,总共获得真气1600点,现在他总的真气达到了6870点。

        已经是相当于正常的铸灵六重,接近铸灵八重的实力了。

        孔政回过身,发现辅助四人正一脸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孔师兄,你真的只是铸脉九重吗?怎么真气那么强?”傅竹喃喃道。

        刚才先艾狄射手四个石怪,所以,他们看到了后面孔政对付那个石怪。那真气,傅竹感觉比自己的都要强。

        “不仅真气强,剑法也是十分恐怖。本来我们预想的,靠着我解决这些石怪,我可能要被累倒。没想到,孔师兄替我解决了两头,让我轻松了不少。”艾狄说道。

        不过,他虽说自己轻松了不少,但脸色可不好看。

        他本来就脸白,现在看起来又更白了几分。

        孔政朝着他们走过来,说道:“我好歹是比你们早入门几届,哪能那么弱。这星陨山,一共就是这六个石怪吗?”

        “是的,这是聂政告诉我们的,他给的情报,向来没错过。”干隆道。

        “师兄,过来我替你治疗一下。”傅竹道。

        “我也要治疗。”干隆嬉皮笑脸地道。

        “你皮粗肉糙的,那需要什么治疗,你有受伤吗?”傅竹鄙视地道。

        “我有受伤啊!我心灵受伤了。”干隆努力地摆出一副难过的样子,但看上去反而是极为欠扁。

        孔政朝着傅竹那里走过去,他手上的伤,确实需要治疗一下。

        傅竹也不再理睬干隆,如果回他的话,那估计明天他能说过不停。

        艾狄也因为真气消耗太大,在一旁静坐下来恢复真气。

        战无双话本来就少,自然不掺和这种事。

        孔政走过来后,傅竹说道:“师兄把手伸出来。”

        孔政张开手,手掌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有干了的血渍,也有正在流出来的鲜血。

        傅竹探手在他的手掌之上,崔动真气。

        下一刻,孔政只觉得自己的掌心处暖洋洋的,特别舒服。

        过了一会,则是感觉痒痒的。

        片刻之后,傅竹收了真气,她收回手时,孔政发现,伤口完全没了,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完全不痛,而且也如初时那般灵活了。

        如果不是手上还有血渍,他甚至不敢相信,他刚刚有受伤。

        “小竹你这手段也太强了吧!这是什么功法?”他好奇地问道。

        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太素宗的功法。

        太素宗虽然也有助人疗伤的功法,但想要达到这么夸张的效果,绝对不是铸灵的修为能够办到的。

        她这个修为能够达到这个水平,只能说明是她的这个功法很强。

        甚至,孔政觉得,这不应该算是功法了,这是仙术吧!

        “这是我爷爷年轻时,机缘巧合获得一部功法。不过,我爷爷不合适修炼这功法,一直丢着。直到我出生,开始修炼后,才发现这功法和我十分契合。这功法有一个名字,名叫《灵泽万物》。”傅竹说道。

        关于她的这个功法,她也和战无双他们说过,所以,对于孔政,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好大的机缘。”孔政感慨道。

        “我这是机缘,而且还是先辈的机缘,孔师兄你那才叫厉害,自己创的剑法,还那么厉害,孔师兄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天才。”傅竹严肃地道。

        “小竹,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以前说聂政时你见过最厉害的天才。”干隆道。

        “以前聂政师兄确实是我见过最天才的,但现在不一样。聂政师兄虽然也很厉害,但他并没有自创剑法,这一点还是比不上孔师兄。”傅竹认真地分析道。